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报道 >

舒曼:雪中“龙井问茶”

发布日期:2013-11-27 10:11:55  点击量:2340   信息来源:原创





    西湖龙井资讯平台2月1日讯:我曾数度“龙井问茶”,但从未在雪中。去年春天在杭州,参加了两次活动,一是在灵隐寺参加“茶禅开茶节”,二是参加杭州市政府举办的“西湖龙井开茶节”,并在会上亲自宣读了自己为“西湖龙井茶”撰写的“中国世博十大名茶授牌牌记”。这次去杭州纯属巧合,无意中与“西湖龙井资讯平台”总编童兄文启电话中聊起同去杭州看望“贡牌西湖龙井茶”的戚国伟总经理。我一想,整日闷在家里写稿子,也该到了出去散散心,看看冬日里冰封雪地的龙井村。


    与赵晔兄有约,他在灵隐寺等候。我们驾车的第一站直奔灵隐寺,只要在中午赶到,便可在灵隐寺与僧人一起享用素斋。想不到进入杭州市便开始堵车,及至到灵隐寺已经是下午一点半钟。斋堂已关门,无奈,赵晔兄请我们在灵隐寺里享用素面一碗。饭后,信步于灵隐寺庙堂之间,快过年了,加之阴雨天气,灵隐寺里游客稀少。前几天的一场大雪仍为化去,给灵隐寺增添了一份凝重。我以前在灵隐寺小住一晚,那份静谧的感觉让人惬意。今天,烟雨朦胧的灵隐寺再度让我感受了这份惬意,雪静禅飞,悠游自在。从台湾一家公司发心的且刚刚装修好的“济公殿”里出来,赵晔兄就说:“走!到禅堂吃茶去!”此言一出,我等大喜。“西湖之茶肇始天竺、灵隐二寺也。”享用僧人亲自炒制的西湖龙井茶,岂不禅趣当下,愉悦陶然,快哉!

    每当进入灵隐寺,便会让纷扰的心安静下来,及至进入禅堂用茶,心境已入茶之味。灵隐寺的茶都是原产地老龙井茶树上采摘的,并不是现在人们常喝的“龙井43号茶”,那股子香气透发出的却是历史的文脉。于是乎辩才法师和苏东坡在龙泓厅点出龙井茶的故事自然涌上脑海,也许正应了“载浮又载沉,入口回味深”的道理。茶汤鲜绿明亮,直透肺腑。

    告别灵隐寺,赵晔兄告诉了我们路线图,我和童兄直奔杭州西湖龙井茶叶公司。西湖风景区里的道路曲里拐弯,看似很短的路程,经过右拐左拐加右拐,难为童兄时开时问,总算是把车开到了目的地。好在沿途风景幽雅,虽寒犹春,心境舒畅。戚总已在办公室等候,见我们到来,立刻冲上两杯上好的西湖龙井奉上。童兄与戚总很熟,见面便亲切地称戚总为“老爷子”。而我和戚总因“贡牌”西湖龙井被杭州市政府指定入列“中国世博十大名茶”时而相识,那时戚总陪同杭州市副市长何关心前往上海商议“西湖龙井茶”入围世博会联合国馆之事,我参与了接待和陪同他们去世博园工地考察。戚总在杭州西湖龙井界赫赫有名,杭州茶界公认戚总是西湖龙井茶的领头羊,他为杭州西湖龙井茶及其这一产业的大发展,可以说是立下汗马功劳(详见对戚总的专访文章)。在原产地喝一杯西湖龙井已觉不过瘾,和着心的回音,又轻轻地续上第二杯、第三杯,心里感到总算是喝到真实的龙井村的龙井茶了。现在喝龙井茶,一级保护区内龙井村的茶在市面上已然难得一见,所以能够回味的东西越来越少,那种用真正虎跑泉水冲泡老龙井的情怀似乎已经是难以寻觅,只有从史料中字里行间去追寻和奔走西湖龙井茶的韵味。茶品足,心定了,再聆听戚总讲那龙井茶过去的故事……

    不一会儿,西湖风景区管委会的赵宏权副局长专程赶到,给我带来了《西湖问茶》《茶都》两本新版杂志。茶叙之中,得知景区要为戚总出一本书,感谢西湖龙井茶叶公司为“龙井问茶”而“问茶”,放佛要让戚总继续唱响“龙井”的歌曲,而且能让人在心灵回荡的“龙井之歌”。无须赘言,一切尽在“问茶”两字中。我们的晚餐是在景区内一家叫“饮马居”的餐馆进行的,杭州正浩茶叶公司的老总卢江梅女士等也来了,喝着龙井茶,述说着龙井茶过去的往事,其乐融融。

    当赵局和戚总送我们到下榻的宾馆时,《茶博览》杂志的副总孙兄状云也不前不后恰好赶到。这才叫意犹未尽,孙总说,走!带你们到值得一去的“你我茶燕”吃茶去!(详见另文《茶叶搭上燕窝——杭州“你我茶燕”创新经营获成功》

    从“你我茶燕”出门,已近零点,天气雪雾濛濛,虽有寒气划过脸颊也不觉冷,倒有一种烟雨江南的恬淡。第二天一早,细小的雨雪仍旧下着,我们便一路上山直奔“龙井八景”,去感受昔日辩才法师和苏东坡结伴龙井茶而行的友情与无意。这是我第一次探访此地。

    我从小就喝龙井,因为杭州、上海近在咫尺,也就延至今日这份嗜好,这中情结不单我独有,相信在上海喝茶的人大多也依赖着这种挥之不去的情结。我这个号称喝龙井茶的人却对龙井茶的知识比较浅薄,但自己不说点什么,怕被别人判为弱智,所以这次也是冒雨访“龙井”的原因之一。在去“龙井八景”之前,我们顺道去一次中国茶叶博物馆。展馆内陈旧的“面孔”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设计新颖的中国茶文化历史变迁的展示风格,非常到位……

    来达“西湖八景”,山上的雪融仍未消融,天空中又是雨加雪在助兴,还未到半山腰,衣服已快湿透。遗憾的是我们都未带伞,无奈只好躲进半山腰的凤篁厅。风声雨声泉水声,声声在耳。这是另一种龙井茶文化魅力的表现形式,着实让我神清气爽。若不是童兄急催着赶紧下山,怕雨雪下大,开车回上海路途受阻,我真想在山上多停留一些时间。

    雨雪交加,似乎有点煞风景,但能与“龙井八景”相伴一回,心中坦然了许多,只是没能细访“龙井”,留下些许遗憾。不要紧,还有“重新来过”一说。为茶,几多辛苦也值得!